古代沒有自來水,那麽唐代長安百萬人口用水從哪裏來?

隋文帝定都長安之時,最早把宮殿定在漢長安城的位置,但是漢長安城位置相對狹小,隨著河流的變遷、改道,幹涸等等。到唐代之時,已經沒有了漢代“八水繞長安”那麽豐厚的水資源,並且地下水堿性過大,不宜飲用。

所以,隋文帝命宇文愷再建壹座城市,就是隋大興城,也就是唐長安城。開皇四年,宇文愷為了解決城市的用水資源,他開鑿了壹條運河,把潼關的黃河水引到長安,這是壹個東水西調工程,這條運河長三百余裏,叫廣通渠。渭水在北邊與浐河灞河匯合向東,進入潼關。

當時長安城西邊有永安、清明兩支水渠,這兩支水從西邊圍著長安城繞壹圈,從南面進入長安城。永安渠會經過皇城流到宮城。東邊的龍首渠,引壹支水入城,再引另壹支水到曲江池和芙蓉園。(抱歉隨手描圖有點醜)

所以,長安城的飲用水,包括城市綠化用水,很大壹部分是來源於這幾支水渠。另壹部分是地下水,就是打水井。河姆渡文化中就有水井出現,距今5700多年。

在幾年前對通義坊的考古發掘中,考古人員發現了11口水井,水井均為直筒土壁,部分磚砌,直徑在70-90厘米之間,最深的有7米,至今仍可見地下水。相鄰最近的兩口水井,距離不足1米。在長安城內,如此密集的發現水井,說明了這兒是壹處重要的水源地和生活用水來源。

以幾條水渠和長安城水井的密度,是足夠人們取生活用水的。

隋文帝定都長安之時,最早把宮殿定在漢長安城的位置,但是漢長安城位置相對狹小,隨著河流的變遷、改道,幹涸等等。到唐代之時,已經沒有了漢代“八水繞長安”那麽豐厚的水資源,並且地下水堿性過大,不宜飲用。

所以,隋文帝命宇文愷再建壹座城市,就是隋大興城,也就是唐長安城。開皇四年,宇文愷為了解決城市的用水資源,他開鑿了壹條運河,把潼關的黃河水引到長安,這是壹個東水西調工程,這條運河長三百余裏,叫廣通渠。渭水在北邊與浐河灞河匯合向東,進入潼關。

當時長安城西邊有永安、清明兩支水渠,這兩支水從西邊圍著長安城繞壹圈,從南面進入長安城。永安渠會經過皇城流到宮城。東邊的龍首渠,引壹支水入城,再引另壹支水到曲江池和芙蓉園。

所以,長安城的飲用水,包括城市綠化用水,很大壹部分是來源於這幾支水渠。另壹部分是地下水,就是打水井。河姆渡文化中就有水井出現,距今5700多年。

在幾年前對通義坊的考古發掘中,考古人員發現了11口水井,水井均為直筒土壁,部分磚砌,直徑在70-90厘米之間,最深的有7米,至今仍可見地下水。相鄰最近的兩口水井,距離不足1米。在長安城內,如此密集的發現水井,說明了這兒是壹處重要的水源地和生活用水來源。

本人城市規劃專業,對中國古代的城市給水進行過系統的學習。

其實早在東周時期的陽城(河南登封縣告城鎮)就出土過較為完善的城市地下給水設施,其采用多節陶質直通管、三通管、四通管在地下鋪設了長長的輸水管道。在將水從城外引入城內後,還配有配套的澄水池和閥門坑等設施。除了材料差異外與現在的給水網絡沒有太大的區別。

長安城其實在漢代漢武帝時期就開鑿了昆明池作為城市水源。有人說昆明池是為練習水軍而鑿,其實昆明池的主要用途還是供水,當然也可以用來練兵,也可以用來遊泳、洗衣服是不是。

《水經註》有記載:交水又西南流與豐水枝津合,其北又有漢故渠出焉,又西至石碣分為二水,壹水西流註豐水,壹水自石碣經細柳諸原北流入昆明池。

文中所說石碣,相當於現在的溢流壩,洪水季節,交水多余水量漫過碣石進入豐水,可以避免昆明池水量過大釀成水災。

長安城開鑿了許多的引水渠,有人稱之為八水繞長安。西漢司馬相如《上林賦》有雲:終始灞、浐,出入涇、渭,灃、滈、澇、潷、 迂於委蛇,經營乎其內,蕩蕩乎八川分流 相背而異態。

到了隋唐時期,經歷過多次戰火毀壞,八水繞長安的八水就變成了,涇、渭、澇、灃、滈、潏、灞、浐。

但是八水並不是城市的直接水源,長安城內的地表水系為五渠,包括永安渠、曹渠、清明渠、黃渠、龍首渠。

除了地表水,再就是通過鑿井獲得地下水。

事實上,有三點可以佐證:

壹、民國18年,就是1929年,西安關中由於沒有黃河,餓死兩百萬人。

二、唐朝是定都西安(長安)的最後壹個朝代。 因為西安(長安)唐朝年間,天子九逃,國都六失。

三、關中平原屬於中原、華北平原(黃淮海平原),不屬於西北黃土高原。

西安關中自古屬於中原河南司州。

西安人的根在河南。

西安自古屬於中原河南,西漢時期,西安就隸屬於河南司隸州;東漢稱司隸校尉部,由洛陽統領;三國時期歸許昌管轄;直到西晉才從河南劃出,劃入雍州邊緣。

西安人百分百能聽懂河南方言,但聽不懂西北方言。

西安人也希望自己屬於中原。

城市沒水就無法發展,人沒水就無法生存。最易形成城市的地方通常都是自然條件較為優越的地方,作為都城自然條件更是好上加好。建城除了地勢,區位,交通,物產等條件外,最重要的就是要靠近水源,壹般都是臨水而建或者會讓河流穿城而過,壹方面人們的水源補給有保證,城市因水而變得靈動;另壹方面可以作為防禦屏障鞏固城市安全。長安作為古代的國際大都市,它的發展可謂占盡天時地利的,百萬之巨人口的用水問題當然不是難事,畢竟巨量的水通過細支末渠與主河道相連,就如同現代城市有主水管支水管然後引水入戶壹樣,只不過古代時不可能直接進入每家每戶,而只能在城市合理位置建些水池,人們就以最近的距離去擔水運水,洗菜做飯,洗衣洗澡。還有就是在城裏鑿上些水井或者利用自流井等。古代是農業主導型經濟,環境汙染是很有限的,流淌的水人們捧起來就能飲用,真不擔心喝了會拉肚子。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