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越10年輪戰!最鮮為人知的是我們彈庫兵——致我們最可愛的人

‘<div><p>這是壹篇關於對越10年輪戰親歷者口述後整理的文章,小編覺得有必要分享這樣的文章給大家了解和走進我們那些戰爭年代最可愛的人。<br></p><p><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pgc-image/15210340163186b6742493f" img_width="350" img_height="263" alt="對越10年輪戰!最鮮為人知的是我們彈庫兵——致我們最可愛的人" inline="0"></p><p class="pgc-img-caption">圖片取材於網絡</p><p>口述者:邱水兵(後勤分部宣傳科長)</p><p>如果妳未能看到過戰場上炮火交飛的實景,妳就去看看我們的彈藥倉庫吧。我們分部有幾個這樣的彈藥倉庫,離前線幾十公裏,幾百公裏不等,無論妳看哪壹個,地面的、山洞裏的庫房都是彈藥箱壘起來的長城,把這長城的夾壁縫都走完,妳大概會感到腰酸腿疼了。當妳了解到,必要的時候我們能把妳走過的“長城”在壹天內傾泄到敵人陣地上去時,妳就能想象得出戰爭是怎麽個情景了。<br></p><p>記者、作家們寫過各個兵種,各樣血與火的戰陣,但很少提到我們彈庫兵,怕連知都不知道。</p><p>從1979年到現在,我們後勤兵是真正的八年抗戰,其中又數彈庫兵苦累。不說過節假日,八年來的九個除夕夜,我們幾個彈庫都是在緊張的裝卸勞動中度過的。</p><p>1984年老山作戰期間,我們的彈庫前場景更是壯觀。後運前送的汽車在各庫房兩面公路上扯起幾公裏的長龍,日夜馬達轟鳴,塵埃蔽日遮天。有時前線壹小時三次電話,跟車來護運炮彈的人把辦公室、過道都住滿了。除了我們自己幾個團的汽車出動外,還有滇南幾個地州市的汽車支援。那時各彈庫壹點機械化都沒搞起來,全是肩扛手搬,在裝卸勞動量劇增的情況下,分部、兵站、庫房的領導、機關幹部都上陣了,醫務站、通訊站的女兵也參加了。“7.12“大戰前後,我們分部全體幹部五天五夜沒有離開過裝卸場,每個裝卸組8人,要求五分鐘裝(卸)完壹車,每車都在五噸上下。</p><p><img src="http://p9.pstatp.com/large/pgc-image/15210340368822838e44e10" img_width="400" img_height="271" alt="對越10年輪戰!最鮮為人知的是我們彈庫兵——致我們最可愛的人" inline="0"></p><p class="pgc-img-caption">圖片取材於網絡</p><p>每個人都象馬拉松運動員,每個人都汗流如洗,每個人的衣衫都被木箱磨破了,手、肩、胸前都有被角鐵劃破的口子。歇息、睡眠只能在壹車開出,另壹車回倒的瞬間。不知有多少人累昏倒過,被木箱砸傷過。</p><p>裝卸場上,人踏車滾,揚起的塵埃象大霧,塵霧沾在人們的汗臉上,便每張臉都成了壹口帶窟窿的黑鍋。有的人被嗆得咯血。</p><p>女兵們開始格格笑,後來笑不出來了,沒勁了。</p><p>地方司機看著這場景感動不已。有人問:“怎麽就不弄幾臺裝卸機呢?”“老師傅,事先沒想到,等想到了沒功夫了!”</p><p>我們統計過,那幾天我們每個人平均超正常勞動量的8倍。最多有超出20多倍的。真正的馬拉松運動員來,他也不壹定受得了,頂得下了。</p><p>車輛調度員石遠義,連續幾晝夜不停地跑前跑後,指揮車輛進出,後來他累倒了,別人抱起他,搖醒他後,他什麽話也說不出來了,原來他的嗓子不但早啞了,而且是破傷了,到這會兒壹嘴的燎泡壹嘴的血。</p><p>班長時進,在現場昏倒,醫生搶救過來後,先是神經衰弱,什麽藥也不能使他入睡,後來精神失常。</p><p>那時,現場沒有什麽鼓動、評比競賽那壹套。大家都自覺,只要有口氣就不會停下,累昏的人,妳拉他擡他也不下來。力量來自哪裏?來自前線。這些運炮彈的車輛都是從前面運下傷員的,車廂板上有血跡,四角能見到凝結的血塊,以及未清掃幹凈的染血的草、繃帶……</p><p><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pgc-image/1521034117280874f00f539" img_width="400" img_height="266" alt="對越10年輪戰!最鮮為人知的是我們彈庫兵——致我們最可愛的人" inline="0"></p><p class="pgc-img-caption">圖片取材於網絡</p><p class="pgc-blur-container">這些都無聲地告訴了我們彈庫兵,前方比我們更苦累,更艱險,時刻都在流血犧牲!還有司機們不時帶回的勝利消息,使我們每個人都受到鼓舞,都感受到自己工作的意義。無疑,我們手中送出的每壹發、每壹箱炮彈都將使前線減少流血傷亡,增添壹份力量,贏得更多更大的勝利。再加上各級領導都在現場和大家同樣勞動,也是壹種鼓動,再不需要誰去高呼口號了。</p><p>有個年輕的地方司機問我們壹個戰士:“妳們裝壹車多少錢?”壹個老司機又反過來問道:“叫妳幹,妳要多少錢?”年輕司機說:“像他們這個幹法,給多少錢我也不幹,受不了。”老司機說:“對了,抱金磚也換不來他們這股拼命勁!”這是對我們最公正最崇高的評價。</p><p>這是最緊張的時期,平常呢?也不輕松。妳去看看彈庫兵的宿舍就知道了,屋子裏長著草。這是因為來送彈運彈不定時,不分晝夜,它來了妳就得卸,所以彈庫兵吃住都在庫房,沒功夫回宿舍。常常,放電影沒人看,炊事班把飯送到裝卸場,中午的飯放到晚上還沒人動過。</p><p><img src="http://p3.pstatp.com/large/pgc-image/1521034061656bc11e80dc6" img_width="400" img_height="292" alt="對越10年輪戰!最鮮為人知的是我們彈庫兵——致我們最可愛的人" inline="0"></p><p class="pgc-img-caption">圖片取材於網絡</p><p>彈庫人員的工作還有很大壹部分是在防事故,防差錯方面。得派人日夜警衛巡邏,半點疏忽麻痹不得。道理很簡單,萬壹出個什麽事,方圓幾十裏都得+天翻地覆。還有,同樣的彈種,生產的工廠不壹樣,時間不壹樣,批次不壹樣,再忙再亂,也不能有壹箱炮彈串堆,不能混裝。有壹箱化驗彈,混在上千噸的彈藥中去了,這是事後才從發貨單位的調撥書上發現的。這箱炮彈由於藥量已抽掉壹半,如運上前線,打出去必是近彈,有可能傷了我們自己的人,可了不得。分部和兵站領導聞訊後連夜趕到現場,帶領大家翻堆。十壹個人翻了三天三夜,終於從成萬箱的炮彈中把這箱有白漆標記的化驗彈長到了,大家很高興,又唱又跳的。還有幾次,炮彈發出去了,發現裝藥號數有混雜現象,立刻又派人追到前面去堵車,堵不住則壹直追到前線。雖然彈箱上都有裝藥記號,但我們還是要通知到用彈的炮位才放心。</p><p>我們彈庫人員的奉獻精神更多的更不為人知曉的還不在他們付出的血汗上,所有彈庫都在大山溝裏,遠離城鎮與人煙稠密地區,長年累月在那裏工作的人,勞累枯躁不說,沒結婚的幹部找對象難,結了婚的家屬安排工作難,孩子上學難。幹部不安心,年年都在叫喚:不是虧了我壹個,是虧了我壹家!也確實如此,希望上級認真研究制定壹些相應的政策,解決壹些實際問題。</p><p>————三百川轉載————</p></div>’,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