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原創 澎湃新聞 2018-12-07 16:58:53

12月6日澤野弘之在上海東方藝術中心演出,現場座無虛席,許多觀眾次日淩晨兩三點還在發微博回味,直呼“燃到爆”“太炸了”“眼睛濕潤”,已經在期待澤野弘之說的“下次還會來”。

其實幾個月前,澤野弘之的粉絲就炸過壹波。

7月底的壹天,混二次元圈的小夥伴們突然陷入集體狂歡,走街串巷奔走相告——“妳家大神澤野弘之入駐B站啦!快去關註壹波啊!”15個小時之後,大佬的B站賬號30萬粉絲達成,發布的第壹個視頻點擊量就突破了65萬。點進去看看,彈幕厚得幾乎蓋住屏幕,粉絲們的亢奮心情溢於言表……

目睹這種狂熱的狀態,不混二次元的吃瓜群眾可能會誤以為來的是壹位日本小鮮肉演員或者歌手,但誰會想到,這個名為澤野弘之的帥氣大佬其實就是壹位原聲配樂家,長年為動畫、遊戲和影視劇編寫BGM,江湖人稱“用臉滾鍵盤法寫燃曲的大神”。

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澤野弘之B站主頁截圖

如果妳看過《機動戰士高達UC》、《罪惡王冠》、《進擊的巨人》、《終結的熾天使》、《甲鐵城的卡巴內瑞》等等熱門動畫,就能在其中聽到他譜寫的熱血原聲,後來甚至還有粉絲把他創作的動畫主題曲代表作剪輯成了《七大神曲》MV,點擊量也是相當可觀。

要說日本動畫配樂界那絕對是大神濟濟,能排上名號的拉出來都能組壹隊“創造101”,但要說人氣最高,能在國內粉圈C位出道的,大概澤野弘之是當仁不讓的人選。能受到如此流量偶像般的擁戴,澤野弘之的作品究竟有何等魅力呢?

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澤野弘之肖像

“燃”就壹個字,爽翻許多次

不管何時提到澤野弘之的名字,樂迷給出的第壹個關鍵字必定是“燃”,國內樂迷最早接觸到他的配樂大概都是通過動畫作品,而找他配樂的動畫幾乎都是“熱血燃系大片”。特別是與日本著名動畫監督荒木哲郎的合作,奠定了澤野弘之的燃系音樂風格。他幾乎把澤野弘之當成了禦用配樂師,從《罪惡王冠》到《進擊的巨人》,再到後來的《甲鐵城的卡巴內瑞》,兩人在壹起創造了很多場視聽盛宴。

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荒木哲郎與澤野弘之-進擊的巨人

每壹個配樂師不管風格再多變,總有壹兩個知己般的導演夥伴來完成這種影像與音樂的完美交融,比如宮崎駿之於久石讓,渡邊信壹郎之於菅野洋子。對澤野弘之來說,荒木哲郎就是這個懂他的人。澤野曾經在采訪中談到,“我們從《罪惡王冠》相識,到《進擊的巨人》,感覺從壹開始荒木導演就在追求這種宏大的視聽享受,這和我在音樂上追求的目標是壹致的。我也想把各種元素融入到音樂中,就作品而言,能讓人盡情去享受那就再好不過了。”

《罪惡王冠》對於澤野弘之來說,是壹部非常重要的作品。動畫在世界觀、原畫設定等各個方面都做的非常精致,但最終由於劇本、人設的斷崖式崩壞引發了強烈的爭議。直到現在,大家對它的評價依然是毀譽參半。但唯有澤野弘之的配樂和Ryo創作的幾首主題曲,贏得了漫迷們的交口稱贊。

其中最著名的壹曲就要數那首德語插入曲《βίος》了,βίος壹詞源自古希臘語,意為“生命”,但因為在劇中這首歌響起時,正是男主角櫻滿集從女主角楪祈胸口拔出實體化劍狀武器的高潮時刻,因此得名“拔劍神曲”。當年這首歌可謂紅出了圈,各種翻唱應接不暇,也由此確立了澤野在國內二次元圈中大神的地位。

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拔劍神曲配圖

它神在哪呢?“燃”爆全場的氣勢自是不必說,每當動畫中出現激烈的戰鬥場面時,小林未郁極具爆發力的吟唱就像打開了壹道封印,仿佛傾瀉出了無窮的力量,但在這雄勁的節奏中,歌詞中卻又帶著說不出的悲傷,就像在哀嘆主人公們無法逃脫的悲劇命運,用德語演唱更是自帶B格,與動畫場面和世界觀極其貼合。

自從《βίος》之後,澤野弘之也打開了燃系神曲創作的大門,隨後又誕生了核爆神曲 《aLIEz》(動畫《Aldnoah Zero》插曲)、斷劍神曲《Perfect Time》(動畫《七大罪》主題曲)、變身神曲《at’aek ON taitn》(動畫《進擊的巨人》插曲)和爆衣神曲《Before my body is dry》(動畫《斬服少女》插曲)……細數起來差不多能湊齊10首召喚神龍了。

澤野最了不起的地方可能就是,既能為配合影像的固定場景寫出相應的樂段,又能在此基礎上寫出幾首跳脫於影像、存在感爆棚的主題曲,它們總能在瞬間刺激妳的聽覺神經,讓妳的腎上腺素迅速飆升,隨著旋律壹起躍動。

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甲鐵城的卡巴內瑞 aimer》ED封面

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高達UC》封面

盡管套路多,總有壹款適合妳

澤野弘之身上有很多不太像正統配樂師的地方,比如他並不會為了配合影像風格而有意削弱自己的存在感,相反,他總是在用熟悉的配方提醒妳“我澤野大神又來了”,壹聽這些曲子,妳就知道它們是澤野的作品,其中總是有壹些“套路”可循。

大多數時候,作品的標題就出賣了他。看看那些馬賽克壹樣的曲名,各個都像是“臉滾鍵盤”的產物。不只是曲名,甚至在寫歌詞的時候,他都傾向於用日語、英語、德語甚至中文的混合詞句,在這壹點上,他已經快向自創了“梶浦語”的配樂家梶浦由記大媽看齊了。總而言之壹句話,壹切都是為了不讓妳看懂。

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臉滾鍵盤壹樣的亂碼曲名-七大罪OST截圖

對於這種塗鴉式的創作方式,澤野自己倒也很坦白,“其實那些音樂標題就是我瞎寫的,真的沒什麽深意,壹是覺得好玩,二是我希望大家聽著原聲音樂能自己腦補動畫場景,不太想讓標題束縛大家自由的想象空間。越是意義不明的標題越能激發聽眾的想象力。”確實,機智的群眾最後都是靠“xx神曲”這樣的暗號才區分開了那些亂碼標題。

除了文字上的遊戲,澤野後期擅長的曲風裏也有很多“套路”,比如他寫的燃曲幾乎都是4拍子,整體框架都是大編制,在壹個短暫平靜的主歌之後,必然會跟進壹個節奏急速的副歌,引入高亢的女聲“咆哮”唱段,不太使用“橋段”部分,更強調副歌旋律的存在感。交響樂在背景中打底,烘托出熱烈宏大的氛圍,間或有電音穿插,營造科技感。

所以,有時候妳聽他寫的這壹類曲子,並不像是在聽傳統的配樂作品,而是更像偏歐美音樂中流行金屬那壹類的曲風。澤野自己也說過他最喜歡的樂隊是Linkin Park(林肯公園),所以在後期他創作的這些大制作動畫的配樂中,還是借鑒了相當壹部分歐美流行搖滾音樂的元素。

但這樣的借鑒並不妨礙他寫出好聽的曲子,通過這些神曲,澤野還網羅了壹批聲音極具爆發力的歌姬,比如經常與他合作的小林未郁、Mizuki和Aimer等等。特別是此前被定義為“治愈系歌姬”的Aimer,在與澤野弘之合作之前,歌迷們總認為她沙啞低沈的嗓音只適合唱壹些抒情慢歌,直到澤野弘之為她創作了那首《機動戰士高達UC》的ED曲《RE:I AM》,才讓歌迷感受到了她聲音在搖滾快歌中別樣的爆發力。直到現在,這首歌也是我個人最喜歡的動畫單曲之壹。

目前,澤野在日常配樂之外,也在進行壹個長期的流行人聲企劃SawanoHiroyuki[nZk],他想通過這個項目打造屬於自己的Vocal和創作團隊,出版專輯、進行LIVE演出,目前已經發行了《o1》和《2V-ALK》兩張專輯。這個計劃集結了小林未郁、Mizuki、Aimer、Gemie、Tielle等等與澤野多次合作過的女性歌手,也收錄了多首澤野為她們創作過的單曲。

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澤野弘之Xaimer《UNCHILD》封面

在此之前,他還與Aimer聯名發行過壹張名為《UnChild》的專輯,收錄了多首《機動戰士高達UC》中的名曲。這幾張人聲專輯也成為了澤野創作過的眾多燃曲的集中營,既有傳統配樂的成分,同時又是壹種全新的音樂合作形式,也算是他作為獨立音樂人的新嘗試。

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澤野弘之人聲計劃nzk第壹張專輯封面

擅長寫旋律,把BGM打造成流行現象

盡管國內大部分聽眾對澤野弘之的認知都是從燃系神曲開始的,但其實他的創作生涯中並不只有神曲。想了解他完整的創作歷程,妳有必要去聽聽他早期和中期的那些劇伴作品。

剛出道的時候,他主要是給壹些電視劇做配樂,處女作就是為石原裏美初次挑大梁主演的民放劇《小葵醫生》編寫的原聲。2006年,他為富士電視臺的醫療劇《醫龍》系列創作的原聲大受好評,由此進入了主流聽眾視野。後來又相繼為《魔王》、《東京塔》、《馬克斯之山》等熱門劇集創作了原聲,不管是優美的抒情曲、輕盈的小品曲,還是豪邁的熱血曲,他都能變幻自如。

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醫龍》封面

從這些早期作品中,妳依然能看到他創作上壹以貫之的壹些特色。比如,他寫的主旋律總會有意識地加入“,總是能寫出壹些很“抓人”的樂段。以至於多年之後,妳就算忘了這個故事講的是什麽,也忘不了裏面那些曲子的調調。像《小葵醫生》裏那首陽光溫暖的主旋律曲《Determination》、《醫龍》裏充滿悲憫豪情的主旋律進行曲《BLUE DRAGON》和以此改編的空靈Vocal曲《Aesthetic》、《魔王》中悲愴柔軟的代表作《LiVE/EViL》都是其中翹楚。

以前,澤野在弦樂編制上采用的基本都是室內樂和輕音樂的模式,再加上壹些流行音樂的元素,比如他很喜歡用吉他弾撥的片段為曲子增色,這些元素在後期基本都被大編制的交響樂框架取代了。但壹直以來,他總是能用最精準的旋律在四個小節之內就抓住妳的心。

素描|澤野弘之:燃就壹個字,炸裂許多次

《僵屍借貸》原聲封面

就我個人來說,最喜歡的作品其實是他早期不太起眼的壹部動畫《僵屍借貸》的原聲,那時候他在編曲上的層次感還沒有現在成熟,但那些影像中生與死交織的片段配合著主題曲和變奏層疊遞進的旋律,加上Vocal関山藍果憂傷的吟唱,帶來了壹個無限淒美中泛著灑脫的氣場,甚至少見地動用了東南亞民族音樂的風格和非洲鼓的片段,夾雜著動畫的世界觀給了我很強烈的視聽沖擊。

2010年之前,他也只是偶爾為動畫創作原聲,只有《戰國SBASARA》算得上現象級的大制作,直到受邀為《機動戰士高達UC》創作了壹系列配樂,他的才華才逐漸被動畫界發掘。所以《高達UC》應該算是他創作上的壹個分水嶺。

“自古以來”為能為高達創作原聲的都是配樂界的頂級人物,前有川井憲次後有梶浦由記,而澤野立誌成為作曲家之後,最高理想就是能為高達系列作曲。所以這張原聲也是他少有的不那麽“任性妄為”的完整作品,為之創作的主題曲《UNICORN》層次分明,管弦樂重裝上陣,但在厚重的交響史詩中,妳依然可以聽到他標誌性的出挑主旋律輕盈飄蕩其間,腦中不斷浮現《貴婦人與獨角獸》掛毯登場的畫面。也正是因為有了這部出色的配樂,才為他開啟日後的神曲之路做了堅實的鋪墊。

成也自我敗也自我,喧賓奪主乃家常便飯

為什麽澤野總是能寫出那種獨立於影像存在的出挑旋律?答案可能有點出乎意料,因為他確實不是看著畫面寫曲子的。壹般的配樂家都需要先和導演討論作品的世界觀和基調,然後研究腳本和分鏡,再配合具體畫面來寫曲子,做的最極端的案例大概還是要數菅野洋子和導演渡邊信壹郎的組合。

壹直以來,菅野洋子都是澤野弘之的偶像,菅野大神的特點就是能駕馭各種曲風,澤野壹開始也立誌成為這樣的配樂家。但後來,他好像走出了壹條和菅野完全相反的路,把自己另壹位偶像小室哲哉的創作模式拿過來,最後把壹切風格都變成了自己的調調。

而且,他在創作時壹般是不看腳本和分鏡的,大部分配樂作品,他都是先和導演討論壹個大概的世界觀,然後向導演要壹個具體的需求,根據自己對影像的印象自由發揮。不過他會把壹首完整的旋律分成幾個節奏不壹樣的樂段,讓導演自由選擇。所以,有時候這樣的作曲方式才會脫離畫面,陷入壹種“自我陶醉”的狀態。主旋律過於出挑,對影像來說終究是壹些喧賓奪主的。

自從燃系曲風寫上癮之後,他寫的旋律也開始出現了“同質化”的現象。不管是從段落的組合還是音符的配置上,都讓人有些強烈的“既視感”。

2017年他操刀加盟由小栗旬主演的日劇《CRISIS》的配樂工作,寫出的曲子配合畫面有時候就出現了壹些“音畫不對位”的違和感,很多時候音樂的存在感過於強烈,而畫面的色調又比較灰暗,強烈的反差讓人不斷跳戲。而且就算配日劇,現在也鎖定了這種硬漢燃系風格,還是讓期待他多點變化的樂迷有些許失望的。

誰會想到,現在的這個燃曲制造機當初是被《側耳傾聽》、《幽靈公主》這樣的吉蔔力經典感召,才開始燃起了做配樂家的夢想。和其他已經功成名就的作曲家相比,澤野弘之“任性”的創作方式更像是壹個獨立音樂人,他的樂趣和誌向似乎也遠不止在配樂領域。

雖然燃曲已經成為了澤野的標簽,但還是希望他以後能接到更多元化的作品,不要總是在那些宏偉大制作中故步自封。找到自己的風格固然重要,陷入死循環可就不太明智了。不過,我們急什麽呢?他畢竟還只是壹個30多歲的80後年輕作曲家嘛,未來的路還長著呢,期待他再次用神曲把我們的耳朵叫醒!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