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在行人品不行,下屆奧斯卡主持人受質疑

段子在行人品不行,下屆奧斯卡主持人受質疑

原創 澎湃新聞 2018-12-07 10:17:46

將於明年二月舉行的第91屆奧斯卡頒獎典禮終於確定了主持人:39歲的美國非裔諧星凱文·哈特(Kevin Hart)將獨挑大梁。日前,奧斯卡典禮的主辦方——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正式宣布了這壹消息。不料,壹時之間,引起了兩種針鋒相對的聲浪。就在美國當地時間12月6日晚間,正在澳大利亞度假的哈特在其個人社交媒體上發文稱,已拒絕學院讓他就個人過往不當言論道歉的要求,因此決定告別奧斯卡主持人壹職。

段子在行人品不行,下屆奧斯卡主持人受質疑

凱文·哈特。視覺中國 資料

壹方面,段子手出身的凱文·哈特,憑借各種喜劇脫口秀節目,在美國擁有大量忠實擁躉,之前也曾主持過MTV獎等類似的頒獎禮,收效極佳。再加上近年他頻頻在大銀幕“刷臉”,主演了《夜校》(Night School)、《烏龍特工》(Central Intelligence)、《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Jumanji: Welcome to the Jungle)等熱門影片,還在動畫電影《愛寵大機密》(The Secret Life of Pets)裏替煙酒嗓的小白兔做了配音,在全球範圍內,人氣都大有提升,確實是合適的主持人選。

另壹方面,他的私生活以及過往的某些敏感言論,卻在這時被網友重新挖了出來,成為壹部分人反對由他來擔當電影界壹年壹度最大盛會的主持人的理由。

專事分析、報道奧斯卡頒獎季多年的知名博主埃裏克·安德森(Erik Anderson)便公開質疑了學院的這次選擇。“為那些熱愛奧斯卡的女性粉絲和同誌粉絲想想吧,學院找了這麽壹位毆打過第壹任妻子,第二段婚姻出軌——而且是在妻子懷有八個月身孕的時候,還說過最害怕自己兒子是同性戀的頒獎典禮主持人,這總有些不妥吧。”

沒錯,就在去年年底,哈特曾公開承認自己在現任妻子懷孕期間有過“偷吃”行為。而在他之前出版的回憶錄《這我可編不出來》(I Can’t Make This Up)裏,也白紙黑字地承認自己第壹段婚姻中,有過家暴行為。當然,奧斯卡主持人的遴選,不是在選道德模範。沒人說過只有身家百分百清白的君子淑女才能主持這檔年度大戲。但是,私生活是壹回事,公開言論則又是另壹碼事了。

在他2010年的電視喜劇演出《正經搞笑》(Seriously Funny)裏,哈特曾說過這麽壹個段子:“鄙人平生最大的恐懼之壹,就是擔心我兒子長大之後成了同性戀。我好怕。請放心,我可不是恐同……所以妳們放寬心,妳們想幹嘛就幹嘛。但就我而言,作為壹個直男,如果有什麽辦法能讓我阻止兒子成為同性戀的話,我肯定會照做的。”

雖然2015年接受《滾石》雜誌采訪時,哈特曾經表示,類似的段子以後不會再用。同時,他也澄清,這種表達其實並非針對同誌群體,主要想傳達的是他作為壹個直男的內心不安。但在奉行政治正確第壹的美國社會,這番言論確實已有歧視同誌之實。所以,宣布他為奧斯卡主持人之後,有不少相關權益組織都在社交媒體上提出了質疑,而英國《衛報》記者本傑明·李(Benjamin Lee)甚至還在轉發哈特上述的段子時,諷刺地給它加上了這樣的標題:“歷屆奧斯卡最恐同主持人獎獲得者是……”

雖然哈特在公布自己不會擔任奧斯卡主持人的推文中,就過去的不當言論向LGBTQ人群表達了歉意,但其在Instagram的短片中,還是很明確地表達了自己不會回應學院提出的正式道歉的要求,原因在於這不是他第壹次被要求“道歉”,既然之前都拒絕了,這次也沒理由答應下來。

對照過去,今屆奧斯卡主持人的人選敲定,確實有點難產。相比前壹屆,學院早在去年九月份就宣布了吉米·坎摩爾(Jimmy Kimmel)會繼續擔任2018年第90屆奧斯卡的主持人。而在今年,眼看已經到了12月份,這壹人選遲遲未有公布,也引來了媒體諸般猜測。上周出版的《好萊塢記者》上,甚至刊出了“小金人”頗為無奈地尋找主持人的“招工廣告”漫畫,叫人忍俊不禁。

段子在行人品不行,下屆奧斯卡主持人受質疑

《好萊塢記者》以漫畫諷刺今年奧斯卡主持人難產。

奧斯卡的難處,也不言而喻。上屆頒獎典禮,收視人群僅有2650萬, 同比下滑19%,已跌到了歷史最低點。哪怕是坎摩爾這樣人氣爆棚的名嘴也已無力回天。慘淡的收視率也讓學院不再考慮找他第三度主持。而在晚會監制唐娜·吉格裏奧迪(Donna Gigliotti)尋找其繼任者的過程中,又屢屢傳出休·傑克曼(Hugh Jackman)、艾倫(Ellen DeGeneres,她主持的2014年那壹屆,是過去十年裏收視率最高的壹屆,請她再度出山的呼聲原本極高)、烏碧·哥德堡(Whoopi Goldberg)等老將紛紛拒絕了這個燙手山芋。對比過往好萊塢人人對此職位趨之若鶩,視之為提升自身知名度的捷徑,如今的奧斯卡主持之位吸引力越來越小。壹方面是收視率越來越差,對於主持人來說,明明是“非戰之罪”,卻難免要跟著背鍋;另壹方面,政治正確的風氣越來越濃,明明是需要活躍氣氛、抖包袱的場合,卻又要註意分寸拿捏,稍有不慎,就會像2013年的主持人《泰迪熊》導演兼主演塞思·麥克法蘭那樣,因為壹首“我看到了咪咪”的三俗歌曲,被釘在恥辱柱上。所以,《衛報》影評人彼得·布拉德肖(Peter Bradshaw)也在題為“凱文·哈特能否成功穿越奧斯卡雷區?”的評論中,表達了對這份工作的高度理解。

目前學院尚未公布接任人選。主持人的難產,莫名為明年2月24日的奧斯卡頒獎禮平添了幾分看點……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