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陜高速公路米倉山特長隧道通車紀實

巴陜高速公路米倉山特長隧道通車紀實

原創 中國經濟周刊 2018-12-07 16:55:20
巴陜高速公路米倉山特長隧道通車紀實

中國經濟周刊微信號:ChinaEconomicWeekly

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經濟網 www.ceweekly.cn

文| 沈雪

(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7期)

巴陜高速公路米倉山特長隧道通車紀實

11月21日,位於四川巴中的米倉山隧道,壹只卡通形象的熊貓調皮地“扒”在出入口處。

歷經58個月艱苦奮戰,米倉山特長隧道今年11月正式通車,它的通車象征著連接川陜兩地的巴陜高速全線通車。

千百年來,北向出川,秦嶺橫亙。其中,峰高路險的米倉山就是壹道艱險屏障。米倉山,天塹變通途,是大巴山幾代人的夢想。

米倉山隧道位於陜西省漢中市和四川省巴中市交界,全長13.833公裏,是目前世界第三、國內第二、四川第壹長公路隧道,也是中部通風豎井最深、通風聯絡道洞群規模最大的公路隧道。

“順利通車的米倉山隧道,將為經濟插翅、為生命保駕,為幾代人執著的理想和信念,譜寫壹曲‘天險’上的英雄交響樂。”正如四川公路橋梁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孫雲所說,巴陜高速建成後,不僅貫通東西,更將輻射國家連片扶貧攻堅區域——秦巴山區,打通天險,對帶動沿線經濟發展,推動扶貧攻堅意義深遠。

打通壹條信仰大通道

“蜀道難,難於上青天。”唐代詩人李白在《蜀道難》中感嘆。橫亙在川陜大地上的米倉山隧道,更是難上加難。

跨越米倉山,征服“天險”,成了大巴山幾代人的夢想和信念。2009年12月,巴陜高速公路開工。巴陜高速是四川省《西部綜合交通樞紐建設規劃》中成都引入線——成都至巴中至川陜界高速公路中的壹段,其核心就是米倉山特長隧道。

米倉山隧道貫通刻不容緩。那麽,“天險”工程誰來建?

時光回到68年前,1950年,為助西藏地區發展,鞏固民族團結,西南軍政委和西南軍區組織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十八軍後方司令部康藏工程處,調配10萬軍民修築川藏公路,這就是四川公路橋梁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前身。

68年過去,打通米倉山隧道的歷史重任再次交到英雄後裔手上。2014年1月,四川路橋建設者們拉開米倉山隧道建設序幕,歷時5年,從安營紮寨到全面通車,2000余名幹部職工先後克服了2015年“6·28”百年壹遇特大山洪泥石流災害,地應力“高”、施工風險“高”、環保要求“高”的“三高”考驗,攻克了特長隧道壹系列施工難題,成功建成米倉山隧道。

有著多年隧道工程建設經驗的米倉山隧道項目經理張睿說:“在米倉山隧道戰鬥的這5年,如果沒有理想和信念,是無法堅持的。正是十八軍先烈的英雄事跡鼓舞著四川路橋人,才讓我們在艱苦環境下,創造了米倉山隧道的奇跡。”

建設壹度陷入困境

米倉山隧道施工難到什麽程度?米倉山特長隧道工程設計者、四川省交通運輸廳公路設計院隧道處主任林國進說,隧道因為過長及地質條件復雜,其建設施工難度堪稱全國第壹。

“去年11月,米倉山隧道僅剩兩公裏左右貫通時,遇到了高地應力情況下脆性巖體破壞,巖爆、沖擊地壓、牽引式巖體破壞等多種極端情況同時出現,多位專家稱‘從未見過如此復雜的情況’,建設壹度陷入困境。”張睿說。

“‘嘭’,壹聲悶響毫無征兆地在隧道深處響起,作業的工人們聞聲急速後退,地面猛然震動,挖掘機等工程設備明顯拋離地面,碎石像被炸開的手榴彈彈片壹樣四處激射,剛挖開的作業面突然掉下來大量巖石,粗大的工字形鋼梁瞬間被拉彎。”回憶起災害突發的驚險歷程,建設者們心有余悸。

面對困難,項目邀請中國工程院院士謝和平等多位專家前來“診斷”。經過多方指導,項目建設才得以繼續推進。

為“防禦”高地應力和巖爆,四川路橋摸索出工程泄壓爆破和柔性防護網施工工藝,成功拆除了米倉隧道裏的危險“炸彈”。用於隧道防巖爆的柔性網施工工藝,還填補了國內外巖爆防護技術空白。

此外,為了提高施工效率,降低對隧址區自然環境的影響,四川路橋經過大量考察和科學論證,提出將送排風豎井“合二為壹”,並牽頭研發了深大豎井施工新設計、施工方法,全新的建造技術為整個公路行業豎井施工提供了強大的技術支撐和依據。

結合施工需要,四川路橋創新研發的公路隧道半裝配式電纜溝、自感式噴霧降塵炮車、加寬帶二襯分體式液壓臺車、中央水溝蓋板臺車等壹批新技術設備也運用到米倉山隧道建設中。截至目前,共獲得12項國家專利。

值得壹提的是,為提升駕駛體驗,四川路橋創新“交通+旅遊”模式,將米倉山隧道分為4段,分別布置洞身裝飾。同時,為提升司乘人員駕駛體驗,還在隧道內進行特殊景觀和燈光設計,隧道襯砌壁裝飾不僅具有美觀和誘導行車功能,還可節能和凈化環境。

從“蜀道難”到“蜀道通”

米倉山隧道全面通車,讓米倉古道由“蜀道難”轉向“蜀道通”,打通了壹條經濟大通道。

穿隧道13.833公裏,縮短了以前40余公裏的“天險”。穿隧道10分鐘,節約至少2小時翻山時間,以前如果遇上塌方、車禍等,可能造成幾小時甚至幾天都翻不過米倉山。

穿隧道後,壹路前行,到漢中,下昆明,至銀川,將壹路坦途,不再有天塹擋道。

依托米倉山隧道,巴中至漢中通行時間將從原來的3.5小時縮短為1小時。將徹底改變以往翻越米倉山交通極為不暢歷史,特別是每年冬季大雪封山中斷交通的情況將壹去不復返,為巴陜高速年底全線通車奠定基礎。

“巴陜高速建成後,四川將新增壹條北向出川大通道,擴大北向開放,和廣陜高速、達陜高速壹起‘三箭齊發’,進壹步完善川東北區域高速路網,降低區域物流成本,增強川東北經濟區與環成都經濟圈平原經濟圈經濟聯系,促進四川‘壹幹多支、五區協同’區域經濟新格局形成。”四川路橋集團董事長、黨委副書記熊國斌說。

同時,作為國家高速公路網縱線銀(川)昆(明)高速公路重要組成部分,巴陜高速還輻射國家連片扶貧攻堅的秦巴山區,連接起川陜交界處革命老區諸多貧困鄉鎮、區域,對川陜兩地百姓來說,這不僅是壹條出川快速通道,更是壹條老區人民脫貧致富的康莊大道。

米倉山隧道,不僅是壹條公路隧道,更是川東北經濟區壹條致富通道,是貫穿東西幾千公裏古道上壹條奔康通道,是西部大開發和“壹帶壹路”倡議中走向世界的大通道。

文字編輯:陳棟棟

新媒體編輯:王新景

巴陜高速公路米倉山特長隧道通車紀實


關註《中國經濟周刊》頭條號

請回到文章頂部,點擊右上方“關註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