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風裏 這些瞬間很暖心

寒風裏 這些瞬間很暖心

北青網 2018-12-07 16:16:31
寒風裏 這些瞬間很暖心

昨天,在天安門廣場,遊客們穿上厚厚的羽絨服,戴上帽子、圍巾,包裹嚴實在寒風中遊覽。 本報記者 武亦彬攝

寒風裏 這些瞬間很暖心

妙峰山民族學校教師 楊紅宇攝

■編者按:

昨天氣溫驟降!在入冬以來最冷的壹天裏,我們記錄下這個城市的幾個細節。它們也許只是這座城市裏司空見慣的瞬間,而細細品味,卻讓人倍感暖心。

這個敬禮值得點贊!

本報記者 劉冕

6日清晨8時,門頭溝山區的氣溫驟降到零下五六攝氏度,妙峰山民族學校的操場上空蕩蕩的,只有壹位穿著黑底粉花棉外套的小姑娘站得筆直,面朝徐徐升起的五星紅旗敬隊禮。

國歌結束,她匆匆跑回教室,壹路上將凍紅的小手放在嘴邊,呵氣取暖。

這壹幕,恰巧被學校初三年級物理老師楊紅宇看到了。他掏出手機,將畫面定格在女孩兒敬隊禮的壹幕,並將照片發到了學校老師群裏。

壹張有溫度的照片,瞬間溫暖了大家。小學部的壹位老師認出了她是小學二年級二班學生王晶晶。

“上課前,我到操場上活動活動,壹下子沒註意時間,所以沒有趕在升國旗前回到教室。”王晶晶說話嗓門兒挺大,“從我上學起,老師們就告訴我遇到奏國歌時要立正站好。我剛加入了少先隊,所以遇到升國旗要敬隊禮。這是我應該做的呀!”

小晶晶的理所當然,昨天感動了很多人。楊紅宇將照片發到了朋友圈。“瞬間就收到了幾十個點贊。大家都覺得這個小姑娘壹下子讓這個大冷天溫暖起來了。”楊紅宇說,“最讓我感動的是壹個細節。因為天氣太冷,小姑娘壹直將手縮在袖子裏。當她擡手敬隊禮的時候,右手沒能壹下子伸出來。我以為她會保持這個動作的時候,她快速地捋了捋袖子,將右手完整地伸了出來。”

國歌完整地演奏壹遍,大約需要四五十秒。王晶晶全程保持標準的敬隊禮姿勢,手被凍得通紅。“我們每天都有升旗儀式,如果是在班上,就是對著講臺上方的國旗立正,入隊的同學敬隊禮,沒入隊的行註目禮。”王晶晶壹再表示,“每個同學都會這樣,不光是我。”

國旗在哪裏,我們的目光就在哪裏,我們的心就在哪裏!妙峰山民族學校的官方微信號特意將這幅照片貼出,並配上了這樣壹段話:“今天,我們為王晶晶同學的舉動感到自豪和驕傲!愛國教育在老師們日常的教育教學之中,在孩子們的壹言壹行之中,德育之花在大山深處悄然綻放,我們向教師致敬,為孩子點贊!”

壹句提醒溫暖路口

本報記者 任珊

早上8時,氣溫只有-5℃,寒風中路人裹緊大衣加快腳步。在城市副中心東夏園路口,昨天跟往常有點兒不壹樣。

路口西北角,信號燈還沒變成綠色,就有幾位小夥子試探著要過馬路。“您別急,南北方向再等幾秒。”頭戴橙色帽、身挎小黑包、腰別擴音器、手揮小紅旗的文明引導員趙海嬌立馬走上前提醒。“今天天兒夠冷的吧,多穿點兒,別凍著。”聽到壹句溫暖的話,幾個小夥子止了步。對面變燈了,趙海嬌又提醒道:“綠燈20秒,如果變燈了,您就在中間等等,甭著急,安全第壹。”壹位小夥子回過頭,沖趙海嬌微笑著說:“謝謝阿姨。”

這微笑,讓趙海嬌特別暖心。“天兒這麽冷,大家著急趕路,還有什麽比微笑更溫暖的嗎?”趙海嬌嘿嘿壹樂。

昨天,東夏園路口首次有文明引導員上崗。

趙海嬌說,今年年初,聽說通州區正在招募文明引導員,她立馬報名,被分在了武夷花園附近的路口執勤。上個月區裏通知,東夏園、郝家府附近將調配引導員,雖然離家更遠了,早上要早起半小時,趙海嬌還是積極舉手。就這樣,她在東夏園路口上崗了。

5時30分起床,梳洗,吃早飯,乘442路公交車坐半個小時,7時前趙海嬌就到了路口。

“妳們這黃外套厚不厚,冷不冷啊?多穿點兒,今兒多冷啊,別凍感冒了!”有位路過的大媽關心地問。“姐,我穿得可多啦!我裏面穿了保暖衣,還有羽絨服。您再看我這鞋,下面還墊了暖寶寶呢。”趙海嬌說。

雖然貼著暖寶寶,可近兩個小時站下來,趙海嬌的腳還是凍得發木,不得不時不常跺跺腳。“這個辦法還是同事教我的,看來明天得換更厚、加絨的鞋了。”趙海嬌說。

據悉,隨著城市副中心建設發展,通州區的文明引導員群體正在壯大,人數從年初的252人將增加到552人,新增的20多個路口將實現引導服務全覆蓋,此外,副中心周邊公交車站引導員也將在本月到位。

“穿太多怕幹活不方便”

本報記者 王天淇

郎東偉最近忙得連軸轉。作為熱力集團朝陽第二分公司八裏莊供熱服務中心四惠服務站站長,壹早按照報修工單安排好了入戶維修人員,郎東偉就出門去看看前天夜裏維修好的壹處管線還漏不漏水。

雖然室外最高氣溫只有-6℃,但郎東偉還是壹件沖鋒衣、壹條工裝褲、壹雙厚底工裝鞋、壹頂鴨舌帽“武裝”全身,迎著風出了辦公室。

八裏莊四惠服務站管著周邊17個換熱站的管線、設備檢修工作,130多萬平方米的供熱面積,1.1萬余戶居民,只要家裏暖氣不熱,郎東偉都得操心。

金地名京小區H座樓單元門旁的地面上,露著壹個直徑近兩米、深壹米多的大洞,洞邊土質松動,人走上去打滑。郎東偉拽著壹旁的樹幹,試探著下到洞底。

前天18時,郎東偉巡檢時突然發現這棟樓的高區供熱補水量出現異常,補水泵根本停不下來,“要是系統正常,有的小區幾天都補不了壹次水,肯定是哪兒漏了!”郎東偉立刻帶人趕到地下車庫,沿著車庫頂上的管線壹寸壹寸地查,終於判斷出是進樓的直埋管線發生泄漏。

直埋管線深入地下,要維修只能把樓板挖開。近60厘米厚的混凝土隔離層,電鎬加鐵鍁、大錘輪番上陣,碎水泥塊、土方越挖越多。入夜氣溫更低,北風呼呼地刮著,郎東偉的手、腳早就凍得發疼,可還是壹刻不敢停……淩晨2時,漏點堵住了,壹陣刺骨涼意順著腳底往上躥,郎東偉這才意識到自己壹直站在積水中,漏出來的熱水已涼得刺骨。

“不是不怕冷啊。幹這行兒,爬上鉆下,戶外搶修再正常不過了,穿太多怕幹活兒不方便,耽誤事兒。”郎東偉說。

戶外巡查完壹圈兒,即便是郎東偉這樣的“老供暖”也凍得直跺腳。回到站裏,匆匆扒拉幾口午飯,郎東偉還惦記著下午到住戶家中去測溫,“為了應對寒潮,給管網升溫升壓了,壹是看看住戶家裏溫度怎麽樣,二也怕有跑冒滴漏的。”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