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昌永:為堅守在音樂劇舞臺的年輕人鼓掌

廖昌永:為堅守在音樂劇舞臺的年輕人鼓掌

原創 澎湃新聞 2018-12-04 13:46:41
廖昌永:為堅守在音樂劇舞臺的年輕人鼓掌

作為第四季度歌唱類真人秀,《聲入人心》壹馬當先,豆瓣9.1分的成績讓各家艷羨。12月3日,節目中人氣演唱選手阿雲嘎、蔡程昱、余笛、方書劍、龔子棋亮相上海音樂學院,與全國媒體壹起觀看了下壹期節目精彩看點,從現場粉絲的尖叫聲中足以感受到美聲小哥哥們現在人氣是相當高。

本周節目中的首席位置又是競爭激烈。余笛、洪之光、龔子棋的壹首三重唱意大利歌曲《啊朋友再見》(原曲名為Bella ciao《再見了,姑娘》)唱到全場起立,掌聲不斷。三個人聲音融合高,每個人在技巧上情感上都呈現的恰到好處,不失為當場最佳。

廖昌永:為堅守在音樂劇舞臺的年輕人鼓掌

左起:方書劍、余笛、蔡程昱、龔子棋、阿雲嘎

《聲入人心》節目自播出後,不僅人俊歌靚,其中對歌曲的點評以及選手表情包也頗有看點,尤其是越來越萌的出品人廖昌永,在最新壹期節目裏,比心的壹整套動作相當活潑可愛。

當天,廖昌永笑稱主要是經常和女兒“比心”玩。對於選手們,他也不惜自己的溢美之詞,“所有的孩子們在壹個月時間裏或多或少有了進步,舞臺上放松了,有很大放松,相互之間的交流有關系了,學會了相互傾聽……我原來都沒想到,他們怎麽唱得這麽好,而且非常聰明,前壹天二重唱排練的時候,我還相當不滿意,他們都不在狀態,我們提出了很多需要改進的地方,結果兩三次排練後,再唱就像換了壹個人似的。”

廖昌永:為堅守在音樂劇舞臺的年輕人鼓掌

廖昌永在發布會上比心

在節目中,廖昌永的點評言簡意賅壹針見血,讓不是很懂聲樂的觀眾也能夠心領神會到聲樂的魅力,他的優雅中還不失小幽默也讓很多不喜歡美聲的觀眾“路轉粉”。活動當天,上海音樂學院報告廳裏擠滿了這個節目的粉絲,廖昌永也為對聲樂感興趣的大學生“現場教學”。

“不論是演劇也好還是唱歌也好,妳要專註在角色裏,當妳專註了妳就不會出戲,妳出戲壹定是去考慮其他東西了,是不是氣息不好?聲音不好?會有其他東西在幹擾妳,真正唱歌的時候,我們會說‘以字帶聲、以情帶聲’,在演唱時,不能再去考慮聲音和氣息,壹切都要忘掉,只有壹件事就是演好人物,妳在人物裏面,妳出來所有聲音都是正確的,妳的情緒對,妳的聲音壹定對,如果說唱到壹半突然下不去,那壹定是有其他東西在幹擾妳。”

廖昌永:為堅守在音樂劇舞臺的年輕人鼓掌

現場大合照

《聲入人心》讓高雅音樂不高冷,對此廖昌永自稱“很感激節目”,他認為很多人對音樂劇和歌劇是“有誤解的”,“大家認為音樂劇很賺錢,歌劇很不賺錢,這種看法是不對的。”

廖老師認為,歌劇和音樂劇演員的培養是非常難的,很多節目說只要有天賦就可以,但真正想要成為壹名職業的音樂劇或者歌劇演員,要付出非常多,需要“非常漫長,孤獨,不被理解的階段”。

的確,受眾認為音樂劇很賺錢的原因,或許是因為百老匯每年密集的全球演出。

“壹部音樂劇的投入是十年起算的,有可能前三年壹直在賠錢,到了第五年才可能賺回來,我們國內很多投資人也好,在做音樂劇的人也好,大家都是短視的。壹部戲拉到壹千萬,乒裏乓啷做完,演壹場就結束,有可能10場,我們做得最久的是《蝶》,演了壹年多就沒有了……”

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廖昌永認為“目前國內音樂劇狀態並不佳”。

“嘎子、雲龍是演得多的,但他們每場演出費才800、1000,他們能夠站在這個舞臺,還在執著追求音樂劇是非常了不起的,我覺得應該為還堅守在音樂劇舞臺的年輕人而鼓掌”,廖昌永說。

廖昌永:為堅守在音樂劇舞臺的年輕人鼓掌

廖昌永

對於國人來說,如果音樂劇是小眾音樂,那麽歌劇可能是小眾音樂中的小眾,對於外行的不理解,廖昌永現場進行了解析:“音樂劇還可以擴聲(配備麥克),歌劇不行,對聲音技術要求非常嚴苛,氣息怎麽樣,身體怎麽樣,歌劇400多年,雖然傳入中國100多年了,但現在我們自己在國際上立得住腳的歌劇並不多,國際上大的歌劇院在演中國歌劇的不多,保留劇目幾乎都是意大利、德國、法國、俄羅斯,或者少量英文的。我們要想走向世界,要學的東西還很多。”

談到中國歌劇演員的現狀,廖老師覺得他們真的“非常辛苦”。

“要和意大利人拼意大利文,要和法國人拼法文,稍微差壹點,就會輸給他們,必須要好兩倍三倍才可能拿到合同;我們歌劇演員的培養是非常辛苦的,妳要跟那麽大的樂隊不帶擴聲,聲音要傳到最後壹排;我們演的是高鼻子藍眼睛黃頭發的人,18世紀大家敬禮是什麽樣?穿什麽樣的服裝?不同國家的語言什麽樣?妳都要學習,學不好就是會犯錯,所以要想成為優秀的歌劇演員,必須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甚至要懂建築風格,因為音樂風格和建築風格息息相關。”

三十六位美聲小哥哥都很出類拔萃,廖昌永表示自己的年齡也“確實可以做他們的父親”,所以“我看的時候是情不自禁會有慈父般的笑容”。

廖昌永:為堅守在音樂劇舞臺的年輕人鼓掌

阿雲嘎現場跳蒙古舞

廖老師認為每位學員都有自己的特點;阿雲嘎是“典型的蒙古漢子”,特別像老大哥,人緣也特別好;“這幾個都是我學校的學生,其實平時看他們還看得真不太多,蔡程昱我平時在學校不太看見他,這次去發現唱得這麽好我還想怎麽平時不太容易看到,包括小方,無論是唱跳還是演,我都非常滿意。”

而追求高標準的廖老師最開心的是,“這些孩子都不胖”。

“我有時候看他們怎麽又瘦了?其實他們是自己折磨自己,我去(長沙)會經常健身,去了壹看全是我們的孩子在健身,我們曾經半夜12點遇到。這是壹個演員對自己的基本要求,我站在臺上,要讓自己最完美的壹面表現給觀眾。”

為了兼顧音樂劇和歌劇,節目組也壹直在找到融合點,談到歌曲的選擇,廖昌永表示這幾天也有朋友給他發微信或者微博留言說,“老師妳們現在流行歌太多了是不是要多加些歌劇音樂劇?”他表示節目組壹定會考慮以後加重壹些歌劇音樂劇選段,“但我們還是依然在聲樂這個專業裏,除了歌劇音樂劇還有門類叫歌曲,我們還要學會演唱歌曲。”

廖昌永:為堅守在音樂劇舞臺的年輕人鼓掌

余笛

當天,作為“上音四子”年紀最長的壹位,余笛表示,“如果自己當時在學校讀書的時候,會很羨慕他們,因為這麽年輕就擁有了壹流的舞臺”,談到鄭雲龍,余笛笑稱,“大龍每次眼神都很感染我。嘴巴的殺傷力也很大,唱歌的時候真的很用全心,每次都很打動我”。

廖昌永:為堅守在音樂劇舞臺的年輕人鼓掌

龔子琪

外表有些高冷的龔子琪言談間還是充滿溫暖,他覺得大家非常純粹,喜愛音樂,都是好兄弟。“蔡程昱是很多年的好朋友。嘎子哥第壹次見面,覺得是西域王子下凡;笛哥是我的兄長和前輩;書劍是我們非常優秀的好學生,老師的好助手,同學的好領袖。”

同樣出自上海音樂學院的“小男孩”方書劍談到自己的表演經驗時說,“我會看看電影,學習他們的演技,喜歡跳舞,跳舞和演戲是我音樂和唱歌另外兩個夢想,我想學音樂劇的三門要齊門並進。”

廖昌永:為堅守在音樂劇舞臺的年輕人鼓掌

蔡程昱、方書劍

人氣選手阿雲嘎從藝以來壹直是A角首席,而節目中曾經走到替補的位置,讓他內心的小宇宙重新爆發,他表示這次參加節目有脫胎換骨的,“我每次特別珍惜舞臺,舞臺上所有表現都想全力以赴,然後去襯我的搭檔,我希望是和聲服務主聲,而不是去搶。”

談到同是人氣選手,也是同班同學的鄭雲龍,阿雲嘎稱自己“挺煩他的”,因為“我是從小看著他大的,從大壹開始,大學剛入學的時候他的表情要誇張得多,天天以表情逗人樂,來了這個節目以後突然要走憂郁王子的範兒……但就裝了那麽壹天,第二天他人設就崩了,我說妳有本是裝啊,他說我裝不下去了。”阿雲嘎笑著說,“他不是憂郁王子路線的,生活裏特別逗,我們的關系也不用說,壹個班裏關系特別好,這麽多年壹直堅持音樂劇的,我們班裏就我們倆,我們特別想壹起演唱,就是導演組不給我們這個機會。”

當天,聯合制片人邢麗琴也在現場透露:從第8期開始節目會進入新的階段,會有新的舞美、新的規則,成員之間的合作包括重唱形式、人物關系也會再升級,具體如何刑麗琴賣了個關子表示還要暫時保密。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