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逆差真的有妳想象的那麽大嗎?

‘<div><h1>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文章來源:Bloomberg。</h1><p>我們有很多理由可以證明,特朗普總統並不需要花費這麽多精力關註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其中之壹是中美間的貿易逆差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樣嚴重。而且總體上講,造成中美貿易逆差的結構性因素正在逐漸發生變化。在發起對中國的貿易戰爭之前,白宮需要更清楚地認識這個世界的貿易模式。</p><p>的確,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在去年達到了有史以來的最高水平:3750億美元,但是應該指出的是,這種度量方式已經成為過去時了。隨著上個世紀90年代到本世紀初世界價值鏈的形成,世界貿易的面貌已經發生了根本的變化,裝載著工業制成品的大型貨輪在國家間運送貨物的時代已經壹去不復返,取而代之的是大量零件穿越國界,到達不同國家,形成多樣化、碎片化的生產網絡。</p><p><img src="http://p1.pstatp.com/large/pgc-image/1521689504565e6c0eea7c4" img_width="800" img_height="533" alt="中美貿易逆差真的有妳想象的那麽大嗎?" inline="0"></p><p>簡單的進出口總額的計算並不能反映這種新形勢。比如說,“中國制造”的智能手機可能包含著來自韓國、中國臺灣、日本以及各個其他地方的電路和零件,甚至包括美國。但是根據官方統計,手機全部的價值都被算為從中國進口。</p><p>現在新的數據可以用來展現世界價值鏈的構成,同時可以更準確地評估雙邊貿易關系,格羅寧根大學的“世界輸入輸出數據庫”(WIOD)就提供了這樣的壹組數據,通過這個數據庫,我們可以計算出名為“附加值貿易(value-addedtrade)”的矩陣,附加值出口總量和附加值進口總量通過去除外國制造零件的價值,將該國的生產附加值和他國的生產附加值剝離開來計算。</p><p>通過這組數據,我們算出,在附加值的意義下,美國在商品和服務市場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在2014年僅為2000億美元,這是WIOD數據庫提供的最近的年份的數據,相比之下當年官方統計的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高達3150億美元。與此同時,2014年美國對中國的附加值進口量為3200億美元,而不是官方統計顯示的4830億美元;美國對中國出口的附加值為1210億美元,而不是1670億美元。新的計算不僅展現了中美之間直接的商品與服務貿易往來,還展現了通過中間國發生的間接貿易。</p><p>不僅僅是貿易逆差沒有公眾想象的那麽嚴重,美國同其他為中國提供零件的國家的貿易關系也被“貿易逆差”扭曲了。比如說,受益於美國對智能手機的需求,韓國工廠壹直為中國制造的智能手機供應智能芯片。這些芯片間接地從韓國出口到了美國,但是在傳統貿易數據上卻不會顯示這樣的間接貿易。</p><p>在這幅愈加復雜的貿易圖景中,我們還應該註意到,相當多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來自於在中國的美國企業,但是針對來自中國商品的關稅卻不會考慮到這壹點,這造成的損失由這些美國企業和它們的供應商、零售商共同承擔,後者中絕大多數也位於美國。</p><p>更需要認識到的是,中美之間的真實貿易逆差正在走向穩定,主要原因是,在1990年到2000年前後促使中國出口增長的因素正在逐漸消失,這其中主要包括廉價勞動力和其他低廉生產成本。中國的生產成本正在顯著提升,而且增速超過了生產水平的增速,這意味著中國制造業的競爭能力正在逐漸下降。</p><p>與此同時,未來電子產品將會在美國附近生產,在高科技產品出口方面,比如智能、互聯設備以及新能源汽車,本土化的科技需求和鄰近市場帶來的利潤將會促使資本回流國內,這些結構性的因素解釋了為什麽富士康要在威斯康辛州投資建設壹座智能平板電視工廠,這也是中國註入大量資金,通過“中國智造2025計劃”大規模發展高科技制造業的原因。</p><p>特朗普政府應該註意中國貿易政策中的重商主義傾向,而不是抓住已成為過去時的貿易逆差不放,這在現在已經變得越來越不重要。美國不應該給中國設置貿易壁壘,相反,美國應促使中國進壹步打開其自身市場,允許更多投資進入,並允許中國企業和美國企業公平競爭。</p><p>在當前這個緊要關頭,考慮到中國對穩定的經濟形勢的渴求,美國完全有能力迫使中國同意這些要求。通過前文提到的附加值貿易數據,我們可以計算得出僅有0.7%的美國經濟依賴於中國對美國商品和服務的消費,而3.1%的中國經濟依賴於美國的需求,所以在任何關稅戰爭中,中國都會輸得更慘。</p><p>即便如此,在華美國公司的利潤、雇員、投資以及股份都可能會因為中國的報復而嚴重受創。特朗普政府針對錯誤的問題發動了壹場貿易戰爭,他應該更謹慎點,這樣的貿易戰爭只會造成新的問題。</p><blockquote><p>【作者】David Hoffman和Eric Lundh</p><p>【作者簡介】David Hoffman是《華盛頓郵報》的特約編輯,曾獲得2010年普利策獎。Eric Lundh是世界大企業聯合會的高級經濟學家。</p></blockquote><p>圖片來源:Bloomberg</p><p>編輯/王玉琪</p><p>翻譯/劉人熙</p><p>校對/董壹</p><p>排版/冰攸</p></div>’,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