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和「橘子」有什麽區別?

橘子是這種水果的正寫,也是目前唯壹的正確寫法。

至於說桔這個字兒的正音應該是“jie”(音同節),通常用在桔梗這個詞兒裏,就是那個桔梗謠的桔梗,也是朝鮮小菜裏的桔梗。

這兩個字兒混在壹起其實簡化字方案的結果,目前,如果指水果的只有橘子,從1956年開始,中國前後陸續推行了四批簡化字。

其實簡化字固然是對推動全民文化素質提高和掃盲發揮了不可估量的作用,畢竟寫壹個桔子比寫壹個橘子要容易得多。隨便截取幾個字的對比壹下,“樓(樓)、裏(裏)、禮(禮)、麗(麗)、厲(厲)、勵(勵)、離(離)”,我們就能感受到,簡體和繁體在書寫難度上的差別。

但是到了後期的簡化字壹度進入了越簡單越好的誤區,在1977年提出的二簡字方案中,比如雞蛋寫成了“雞旦”,停車寫成了“亻丁車”,這給很多辨識帶來了困難,於是這個方案未獲通過,但是有很多流傳開的字兒在民間流行。

簡化字在文化傳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卻帶來了壹些文化傳承的問題。

我曾經跟孩子探討過壹個字兒,學習的學,今天的學字兒,我們已經很難琢磨其中的含義。其實學的本意是, 有壹個人(“子”),在案幾上(“冖”),用兩只手在擺弄算籌,這個過程叫做學習。但是,後來在簡化字的時候,整體都被簡化了,根本就沒有留下任何的含義線索。用手計算的情景變成了三點,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類似的例子還很多,甚至還有壹個方案就是把中國所有的文字全部字母話,還好這個方案並沒有執行,要不然,我們的後代再來看原有的書籍的話,那就只能像看天書壹樣了,那樣帶來的問題可不僅僅是不懂古書,更麻煩的是造成了文化和認知的斷代。

所以,我們在學習文字的時候,可不僅僅是看方不方便寫,還有這些符號的含義。

“桔”子,和“橘”子有什麽不同呢,讓我來說壹下。據相關資料證明,“桔子”和“橘子”是不同的,不同在哪裏,就是不同在它們的植物(結這種果子的植物),“橘子”是壹種常綠喬木的果實,那麽什麽叫常綠喬木,大家都知道常綠是指壹年四季都是葉子,而且葉子總是發青的,也就是我們俗話說的不落葉的叫常綠。“喬木”是指高大,在低矮處沒有枝節的樹木,喬木的特點就是它的跟部沒有分蘗,靠近主幹的周圍也不好衍生出由主幹分生出的同壹個木種。大家應該知道,只要高大的果樹上結的果就會比小樹結的味道要鮮明。再說“桔子”,桔子是由人工培植的較矮小的樹上採摘下來的果實。那麽我們就可以分析出來,現在人們為了果實容易採收,產量又高,所以大多會用不高大的人工培植的蕓香科植物“桔子”來代替常綠喬木的“橘子”了,其實這兩種果實的果子是極難分辨的,因為橘子是從常綠喬木的植物上採摘的,採摘難,結的果實也沒有人工培植的蕓香科植物結的多。所以現在市場上很難見到由常綠喬木樹上摘下來的橘子了。我們見到的都是由人工雜交培植的蕓香科的桔子。因為兩種果實相同,又很難分辨,只有采摘的時候才能分辨出來。所以我們可以這樣認為,我們吃到的都是蕓香科(是常綠小喬木,由於是人工培植要它結果的,所以為了采摘和多結果就要它個矮,結果多)的桔子而不是常綠喬木的橘子了。

是桔子 是 橘子?的俗寫。不是什麽簡化字。但桔,還有另外用:桔梗、桔橰。這些都是有依據的。第壹至三批簡化字於50年代末,由郭沫若當文字改革主任,國務院批準使用。第四批簡化字於1967年批準使用。所有報紙和小學課本都用上。當時中學停課。人民日報印的宋慶令,實際是宋慶齡。元旦,與圓蛋混亂了。因為: 蛋、疍簡化成旦。園、圓簡化成元。因為太簡,造成應用的混亂。後來國務院院宣布取消第四批簡化字的使用。這些,在當時我的印象深刻。當時,在參考消息中看到過香港某報登: 第四批簡化字把大陸人的頭腦搞亂了。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