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仿制藥產業為什麽發達?中國為什麽不行?

仿制藥是指擁有專利的藥品在其專利保護期結束之後,其他制藥企業仿制生產的具有相同療效的藥品,但均價只有專利藥的20%-40%,甚至有個別品種相差10倍以上

琳瑯滿目的印度仿制藥

但是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有規定,只有在活性成分、給藥途徑、劑型劑量、使用條件和生物等效性上都和原研藥壹致,才是合格的仿制藥。

1.仿制藥質量和藥效有差距

印度生產的通過各種國際認證的藥品非常多,並且有135個獲得美國食品和藥品管理局認證的藥廠,是美國境外擁有最多FDA認證藥廠的國家,並且有650家印度制藥企業獲得FDA準許可以向美國出口藥品和有關原材料,印度仿制藥都是嚴格按照FDA標準,並且是直接仿制原研藥生產的仿制藥。

可是在中國,可以出口美國的中國企業只有300家,並且壹些仿制藥企業選用了已有的國產仿制藥進行仿制,使得仿制出來的藥品藥效更差。

2.印度政府大力扶持仿制藥

印度藥企都有國家政府法律保護,印度政府為了降低藥價,能順利制造仿制藥,只支持1995年後的藥品專利,不支持現有藥物混合或者衍生藥物申請專利,這是為了避免壹些藥企通過略微調整藥物來延長專利保護期限,諾華的格列衛就面臨類似的問題。

格列衛(Glivec)是由瑞士諾華制藥所研發治療白血病和胃間質瘤的分子靶向藥物,但這款自1933年就開發的抗癌藥物,被印度認定為1995年以前的發明,目前新開發的版本被認為只做了改進,屬於衍生藥物,缺少創新性,不應當享受專利。所以在印度沒有專利保護,印度藥企可以自由進行仿制。

格列衛(左:諾華公司生產 右:印度仿制藥)

而在國內,格列衛是有專利保護的,所以國內所有的制藥企業都不能生產格列衛的仿制藥,所以可進行仿制的仿制藥品種就會少了很多。

3.專利強制許可的使用

同時印度還有專利強制許可制度,可以忽略某些藥品專利從而強制進行仿制藥的生產。2012年3月,印度給Natco制藥公司頒布了首個藥物專利強制需求證書,允許其生產德國拜耳公司治療腎癌的專利抗癌藥Nexavar(多吉美)。2013年,印度又頒發了三個專利抗癌藥的強制許可:乳腺癌治療藥物Herceptin(赫塞汀)、乳腺癌化療藥Ixempra(伊沙匹隆)和白血病治療藥Sprycel(施達賽)。

反觀國內,《專利法》頒布至今30年,也有類似於印度的“專利強制許可”制度,但卻未曾實施過壹例“專利強制許可”。

看到這裏,印度的仿制藥產業為什麽能這麽發達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仿制藥品質量達標,價格又低廉,並且有政府法律保駕護航,只要不犯什麽錯,印度的仿制藥霸主地位是毫無疑問的了。而國內制藥行業也早在2015年就已經開始整頓了,但是整頓不能依靠壹陣風或者疾風暴雨似的改革,而是要制定長久的、連貫的、科學規範的管理制度與規範,如此方是正道。

對於這個問題,每日經濟新聞 編輯鄭直認為:

印度所謂的仿制藥,其實就是印度政府支持下的合法盜版藥品,這個跟假藥還是要區分開。

這事兒其實很簡單,主要就是兩個國家法制環境的差異。藥品畢竟是人命關天的大事,這壹點上中國還是管理比較嚴格的。而且中國藥品也沒那麽貴(不是非要去進口歐美昂貴的高價藥),相對來說市場空白沒有印度這麽大。再加上印度人出名的愛便宜的性格,價格只有正版十幾分之壹甚至幾十分之壹的仿制藥就大受歡迎了。

印度仿制藥的起源,還是從英屬印度時期嚴格的專利法制度過渡到獨立後的寬松政策開始的。獨立之初,印度的醫藥市場被跨國公司藥廠控制了80%以上,99%的專利藥掌握在這些公司手中。在上世紀60年代,印度市場上的藥價之高也曾聞名於世。為了讓印度人能享受到平價藥,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1970年在總理英迪拉·甘地主導下對《專利法》的修訂。修訂後的《專利法》規定,對食品、藥品只授予工藝專利,不授予產品專利,這意味著印度放棄了對藥品化合物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上的寬松使得本國企業能夠獲得大量仿制藥生產許可,從而為印度仿制藥提供了快速擴張的空間。

2014年,印度的藥監局老大辛格先生對媒體講了壹句實話,“如果我們要仿照美國的標準查處藥企的話,印度國內幾乎所有藥企明天就得關門”。印度不僅專利法廢弛,而且政府在產業政策上甚至有意保護本地仿制藥生產商的利益。

印度的仿制藥甚至還能出口,據統計,全世界75%的盜版仿制藥出產自印度。

印度的仿制藥產業崛起,壹定程度上和印度IT業發展有異曲同工的道理。印度是壹個人口龐大的英語國家,經濟相當落後,人家GDP為中國的五分之壹左右。這意味著:1.印度有充足的底層勞動力 2.講英語更方便與世界接軌,科技人員能看懂英文說明書,很多中國教授業務很強,但英文不壹定夠用 3. 龐大的人口基數中,很容易誕生壹定數量的技術人員。這樣的人口和經濟結構,決定了印度非常適合掌握高科技行業中下層的產業鏈,無論IT還是制藥都是這個道理。

至於整頓問題,印度健康部長曾經對華盛頓郵報訴過苦,“今天關了壹條生產線,明天再開兩條,根本打擊不完。”

印度藥企很多都有國際背景,這樣利益受損的歐美被仿制藥企也“投鼠忌器”。況且人口眾多,法律保護較差的印度本身就是藥品實驗的主要地點,未來印度的市場也是各大國際企業看重的。

簡單概括壹下,社長認為印度仿制藥產業的發展就是走“我窮我有理”路線。

印度阿三知道自己家底薄,不像歐美發達國家有錢任性可以投入大把資金進行藥品研發,但是阿三真是獨具智慧,在先天不足的情況下,走出了壹條“我窮我有理”的印度特色的發展路線,政府提供政策支持保護,對發達國家哭窮,自己悶頭在家做仿制藥,在“專利強制許可”和“化合物專利授權限制”兩大殺器的保護下,印度的仿制藥產業飛速發展,如今成為全球仿制藥的龍頭。

下面讓社長給大家簡單解釋壹下這兩個殺器是什麽意思。

專利強制許可,就是說在某些情況下,即使沒有專利權人的許可,國家也可以依法授權第三方使用受專利保護的技術,這個“某些情況”包括公共利益、國家安全、印度傳統、公共健康等。甚至,在2005年的修正案中,強制許可下的印度仿制藥可以出口到無相關生產能力的地方。

化合物專利授權限制,是指印度與世界衛生組織達成的《專利法》只對1995年以後發明的新藥或經改進後能大幅度提高療效的藥物提供專利保護,而不支持原有藥物混合或衍生藥物的專利。

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麽不要臉的。

我們可以看壹下印度出口到第三世界國家的仿制藥有多少:

甚至在發達國家也有印度出口的仿制藥:

但是印度的這種方式,只能是在市場不大,歐美醫藥巨頭懶得費勁的階段行得通,壹旦市場發展起來,歐美國家不可能放任的。另壹方面,這種沒底線的仿制行為,對本國的醫療創新也是很大的打擊。目前看來,印度仿制藥已經過了最迅速發展的階段,隨著印度融入全球化,這些仿制藥公司必然會受到原始研發機構的限制,社長提醒壹句:出來混的,遲早要還的。

關註我,第壹時間知道為什麽丁磊愛養豬、劉強東是村長。

印度仿制藥的起飛,源自於上個世紀70年代印度進行的壹系列制度改革。

可以說,印度仿制藥的大發展是建立在制度優勢基礎上的,制度的強力支持,讓印度仿制藥在全球範圍內都取得了強大的競爭優勢。

推動印度仿制藥發展的制度因素包括:專利制度、價格管制制度、外國投資制度。

1970年之前,印度沿用了殖民地時期的專利管理辦法,對醫藥產品給予較強的保護,其時,印度的醫藥市場主要由跨國公司控制。

1970年,印度頒布了《專利法》,取消了醫藥產品專利,使得印度的企業可以合法仿制跨國醫藥企業的專利藥品。

而伴隨專利法的放開,印度又進壹步限制了跨國醫藥企業的活動半徑:1973年印度頒布外匯管制法案,要求在印的企業中外資占股份不得超過40%。這壹政策頒布,讓大量在印度醫藥產業中占據主導地位的跨國企業遷移出印度。

而價格管制制度則是:1970年,印度頒布了藥品價格控制法令,規定企業醫藥業務的稅前利潤不得超過藥品售價的15%。

在70年代,印度的本土醫藥企業逐漸建立起優勢,因為較弱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讓原本占據主導地位的跨國醫藥企業受到了極大沖擊。從1973年-1985年,印度跨國醫藥企業的子公司數目從10個下降到2個,外國自己占股權50%以上的企業從21個下降到14個,跨國公司所占市場份額也從1970年的68%,下降到了1980年的50%。

而隨著跨國企業的撤退,則是印度本土制藥企業的逐漸成長,這些企業從跨國企業引入新的醫藥產品後,即利用新的生產方法仿制。20世紀80年代,印度成為世界上藥品價格最低的國家。

首先講壹下答案,下面再來詳細解說壹下:

1、發達國家、各大制藥企業,對印度的仿制藥,經常提出批評,並且長期處於打過官司狀態,印度政府為了“捍衛本國的仿制藥業”,以法律的形式與西方制藥巨頭抗衡。

2、因為印度政府想盡辦法鉆空子,堅定不移的站在國內仿制藥企陣營;中國嚴格遵從專利保護(聽起來有點諷刺,但是對於藥物,我們國家要求就是這樣的。),還有就是國內仿制藥形式太復雜了,涉及到很多部門的利益。

什麽是仿制藥?

仿制藥是指與商品名藥在劑量、安全性和效力(strength)(不管如何服用)、質量、作用(performance)以及適應癥(intended use)上相同的壹種仿制品(copy)。

我的理解,仿制藥就是藥品專利期過期後,對藥物進行工藝上的仿制的藥物,在劑量、安全性、效力、作用、質量以及適應癥上完全相同,但是價格只有原研藥的10~40%。

印度“仿制藥”就要提到壹個人——巴伊·莫漢·辛格,和他的“蘭博西實驗室公司”(簡稱“蘭博西”)。該公司最早仿制過瑞士羅氏公司的壹種鎮靜劑“苯甲二氮”,又仿制了全球制藥業老大輝瑞公司的專利產品“立普妥”。就是這樣蘭博西帶來巨額利潤,奠定了他仿制藥物巨頭的地位,從此之後印度政府就嘗到了仿制藥的甜頭,壹發不可收拾。

1970年印度《專利法》,允許印度制藥公司仿制生產任意壹種藥品,只要生產工藝上和其他藥廠專利註冊的生產工藝有區別就行,這樣仿制藥就在印度泛濫。

正常來說,壹款藥物從研發到美國FDA審批上市,至少8年的時間,這其中還有不少藥物“胎死腹中”,無法上市。但是,在印度只需要僅3個月,就能在印度市場上看到其仿制藥。

1995年,印度加入WTO,修改了《專利法》,授予了藥品“產品專利”。雖然看起來與“國際接軌”,但是印度政府想了個新辦法:藥品的“專利強制許可制度”。印度專利局可以通過簽發“強制許可”,允許藥企生產仿制藥。

還是以印度仿制藥巨頭“蘭博西”為例,每年都有各種關於仿制藥侵權的訴訟,幾乎跟全球所有叫的上名的制藥公司打過官司,但是多數都是蘭博西獲勝。主要是有印度政府撐腰~~~

仿制藥的好處

由於沒有藥品專利保護,印度藥品價格為全球最低。對於不幸罹患癌癥等花費巨大、極難治愈的重大疾病的窮人而言,意義重大。如果壹味強調創新藥的專利,勢必會間接造成“殺死窮人”的局面。

據印度政府統計,2008~2009年,印度藥品及制藥工業服務出口總值達83億美元。FDA已準許650家印度制藥企業向美國出口藥品和有關原材料,而允許出口美國的中國企業只有300家。

仿制藥的壞處

制藥公司研發新藥,需要巨額資金的支持,所有對於專利的保護,可以增加制藥公司研究新藥的動力。壹個邏輯上的矛盾之處在於,仿制藥可使得更多的窮人獲得救助,但對制藥巨頭產生的沖擊如果足夠大,則會影響創新藥的研發和生產,其中的壞影響又會反過來作用到窮人身上。

我國的仿制藥

國際專利法允許壹國在特殊情況下實行專利強制許可,對這種藥品進行仿制。所有我國也是允許生產仿制藥物的。但是中國仿制藥和印度相比無論是在規模還是質量上,都有著極大的差距。

我國頒布的:《涉及公共健康問題的專利實施強制許可辦法》(2005年),和200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的相關條款修改。《專利法》第六章具體的實施細則也已生效。但我國的仿制藥還是不太興旺,主要還是社會這太復雜了,涉及到很多部門的利益。

中國和印度的醫藥市場在過去十年中壹直在經歷如此迅速的增長,被公認為是全球最具活力的兩個新興市場。因此,他們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許多制藥公司。

同樣,這兩個國家的制藥業近年來也經歷了快速的發展。當地公司的技術能力,生產技能和監管知識也相應地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並達到了全球公司的可接受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這些特點加上其服務和/或產品的成本仍然較低,這使得這兩個國家成為全球制藥公司采購原材料,成品或外包制造業的主要選擇。

但是,盡管中國與印度存在壹些相似之處,但兩國在制藥領域的差異仍然較大。每個國家的優勢和劣勢以及對某些采購/外包項目的利弊成為關鍵的區別。然而,許多采購/外包公司仍然不清楚這些差異。

我們最近對中國和印度的制藥業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和分析。我們的研究集中在每個國家的200家大型制藥公司的成長和發展歷史。研究揭示了壹些有趣的結果,如在能力,能力,市場規模,成本結構,優勢和缺點方面的異同。研究還表明了未來的發展潛力,以及這兩個國家跨國公司的戰略。本文總結了我們的結果。

中印醫藥產業綜合比較

中印在很多方面非常相似。這兩個國家都位於亞洲,人口相似,都屬於經濟快速增長的新興市場國家。這兩個國家對於很多行業的大多數工人來說工資也很低。

不過,這兩個國家也有很大的差別。例如,總的來說,中國的工業基礎設施比印度要好,因為中國政府在過去二十年中投入了巨大的努力和投資。中國的物流服務也比印度更好,更便宜。這些優勢使得中國對尋找壹個做生意相對容易的國家的外國公司具有吸引力。

不過,印度也有其優勢。信息技術(IT)基礎設施比中國有更好的基礎設施,這在IT技術在數據管理,生物信息學和臨床試驗中發揮重要作用方面具有重要意義。大多數印度公司的經營理念和經營文化比西方傳統更接近西方傳統。這使得印度公司更容易與西方合作夥伴進行談判並達成商業交易。

進壹步分析,中國在生物學,分子生物學等生命科學相關領域的教育體系有所改善,總的來說,中國的生物技術產業比印度更好。但是,印度比中國早就註意推動制藥業了。這直接導致了印度制藥業比中國更強大。例如,印度目前擁有相當數量的關鍵人物,其能力足以在國際市場上全面競爭; 而到目前為止,中國制藥企業還沒有達到同樣的水平,甚至還沒有接近。

目前,在全球制藥企業中,中國和印度在所有新興國家中,成本與產品/服務質量的比例最高。然而,印度制藥業目前的勞動力和原材料成本壹般比中國高出25%至30%。這壹事實使中國在采購散裝材料或外包長期大型制造項目時比制藥公司更有吸引力。

比較中國和印度的API制造業

與中國同行不同,大多數印度制藥公司從簡單的劑型開始,然後逐漸轉向新型和/或復雜的藥物輸送系統,後來決定擴大其業務範圍,包括原料藥。這種發展模式通常被稱為逆向工程。這種發展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導致了印度原料藥的短缺。目前,印度制藥行業所需的原料藥只有70%左右是國內生產的。其余的從其他國家進口,大部分來自中國。因此,許多印度制藥公司已經從中國采購API多年。

與印度同行相比,在全球醫藥制造業中,中國已被公認為世界最大的原料藥生產商。例如,在全球市場上的大約2000個API中,中國可以接近1600個。相比之下,印度制藥行業目前能夠制造大約400個API。但目前大部分中國API制造商仍然沒有足夠好的技術或研發能力。他們大多只從事低技術制造。

目前國內最受歡迎的原料藥仍然是細菌感染藥物。作為比較,腫瘤學,心臟病學,糖尿病和熱帶病治療領域的API是大多數印度制藥公司的主要產品。

原料藥也是所有在海外銷售的中國制藥相關產品中最大的壹類產品。中國目前有大約1000家API生產商在國際市場上銷售他們的產品。中國制造的原料藥在2011年的出口額達到了22億美元,約占所有中國制造相關產品出口總值的49%。從2005年到2011年,這家中國制藥行業成功保持了13%左右的復合年增長率。相比之下,印度在海外銷售的原料藥目前的出口值僅為6.7億美元。從2007年到2011年,這家印度制藥行業成功保持了約15%的復合年增長率。

目前,約有150家中國原料藥生產企業向國際監管機構註冊了多種原料藥,其中約30家擁有經受監管國家cGMP認證的原料藥生產設施。相比之下,共有120多家印度藥廠通過了FDA的cGMP檢查。印度800多個制造單位也符合世衛組織的標準。

藥物制劑與制劑的比較

多年來,中國在全球市場上以營銷原料藥聞名於世,但對於其中任何壹種制劑藥都沒有得到認可。雖然大量的中國公司也生產劑型,但是目前只有少數中國公司能夠在規範的市場上銷售有限數量的成品。這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中國制藥在國際市場上的低端地位和全球藥品供應的長期價值鏈。

中國制藥業總共可以生產60多種劑型,總共約5000種藥物。在所有劑型中,註射用粉劑是最大的組,其次是口服固體。相比之下,印度目前能夠制造幾乎所有類型的藥物,共有6萬多種藥物。許多印度公司甚至已經獲得難以制造形式(包括註射劑和軟凝膠)的制劑和制造能力。吸引了他們的制定能力,壹些大型制藥公司已經與印度公司合作仿制藥品的開發或授予銷售權。

目前,越來越多的中國制藥公司正在積極改進生產設施,並希望獲得受管制國家的認證。與中國同行相比,更多的印度制藥公司擁有大型生產設備,已經通過了監管國家的認證。

目前,中國市場已經在170多個國家和地區銷售完成了藥品。但是最大的市場仍然是發展中國家。目前制劑的出口總值僅略高於2美元。中國制成品在發達國家的銷售約占40%,大部分由跨國制藥公司的中國部門銷售。相比之下,目前印度成品藥物的出口總值約為11億美元。大約有壹半的印度制成品藥品在規管良好的市場上銷售,大部分是由印度公司自己進行銷售的。

哪裏來源或什麽外包

印度在全球醫藥制造業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在尋求合作夥伴進行合作開發和/或聯合合作時,其在制劑開發,成品藥制造和產品市場營銷方面的公認的能力使其成為全球制藥公司的可靠來源。

中國目前的優勢在於其更好的工業基礎設施,大規模的原材料制造能力以及相對較低的勞動力和材料成本。印度目前的優勢包括其在工藝開發,藥物制劑,劑型制造和市場管理方面更強大的能力。

因此,可以得出結論,目前印度公司是制劑開發,制造和銷售劑型藥物的較好選擇。相比之下,中國企業更適合上遊工作,如先進的制藥中間體和原料藥的合同制造(和采購)。而且,中國公司的收費比同類服務/產品的印度同行少,從而提供更好的成本降低收益。

另壹方面,根據我們的研究結果顯示,盡管中國和印度目前是全球制藥業的溫床,但它們的作用仍遠不如發達國家,特別是在高端領域如特殊配方技術以及仍然受專利保護的原料藥和成品藥的生產。這種情況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這兩個國家在醫藥行業低R&D投入的內在弱點

為什麽印度敢? 因為印度政府為滿足國內醫療需要,對國內藥廠實施專利強制許可,藥廠有政府撐腰。

為什麽印度敢而中國不敢?如果中國也搞強制專利許可,美國完全可以不向中國開放FDA數據庫,那裏面有美國所有制藥行業的申報專利數據,藥理臨床數據,這些是人類醫學的精華和高峰,沒這些數據,靠中醫(都是垃圾)?靠自力更生(到猴年馬月)?中國的醫學基本癱瘓,疑難雜癥就別想治了。這個代價沒法承受。 印度之所以敢這麽幹,是因為美國80年代曾經欠過印度命案,網搜“博帕爾毒氣泄漏案”:

1984年12月3日淩晨,印度中央邦首府博帕爾市的美國聯合碳化物屬下的聯合碳化物(印度)有限公司設於貧民區附近壹所農藥廠發生氰化物泄漏,引發了嚴重的後果。造成了2.5萬人直接致死,55萬人間接致死,另外有20多萬人永久殘廢的人間慘劇。

這麽大的事件,據說印度政府直接抗議到美國總統,獲得美國政府的承諾,美國政府在當時印度國內沒有藥物專利法的前提下,對印度開放了FDA的數據庫,裏面所有數據對於印度可以直接使用。所以印度政府可以強制專利仿制肆無忌憚。

提到“仿制藥”就要提到壹個人——巴伊·莫漢·辛格,和他的“蘭博西實驗室公司”(簡稱“蘭博西”)。該公司最早仿制過瑞士羅氏公司的壹種鎮靜劑“苯甲二氮”,又仿制了全球制藥業老大輝瑞公司的專利產品“立普妥”。就是這樣蘭博西帶來巨額利潤,奠定了他仿制藥物巨頭的地位,從此之後印度政府就嘗到了仿制藥的甜頭,壹發不可收拾。1970年印度《專利法》,允許印度制藥公司仿制生產任意壹種藥品,只要生產工藝上和其他藥廠專利註冊的生產工藝有區別就行,這樣仿制藥就在印度泛濫。正常來說,壹款藥物從研發到美國FDA審批上市,至少8年的時間,這其中還有不少藥物“胎死腹中”,無法上市。但是,在印度只需要僅3個月,就能在印度市場上看到其仿制藥。1995年,印度加入WTO,修改了《專利法》,授予了藥品“產品專利”。雖然看起來與“國際接軌”,但是印度政府想了個新辦法:藥品的“專利強制許可制度”。印度專利局可以通過簽發“強制許可”,允許藥企生產仿制藥。還是以印度仿制藥巨頭“蘭博西”為例,每年都有各種關於仿制藥侵權的訴訟,幾乎跟全球所有叫的上名的制藥公司打過官司,但是多數都是蘭博西獲勝。主要是有印度政府撐腰~~所以說妳無法容忍妳也拿它沒有辦法!

印度物質生活差點,但精神生活豐富,比起中國農村黃色段子戲和光屁股女人跳舞的表演,這要高尚了幾百倍,還有電信詐騙,拐賣兒童,碰瓷,化學食品,汽車尾氣霧霾,學西方老爸的調子嘲諷發展中國家,也要把自己嘴裏的糞抹幹凈吧。過去這些有意識專門挑撥離間中印關系的文章在網易和搜狐上大量存在,現在被整頓掉了,只好跑到這下三濫的網站裏散發毒氣。妳西方爸爸不理解啥叫歷史,挑撥100年也到死也改變不了中印關系。除了壹些拿美分的噴狗們叫喚壹下,撼動不了建設人類共同體的國策。實現人民過上美好生活的未來,是中國人民的夢想,也是印度人民的夢想,不是妳西方獨霸思維能理解的思想。小編回去告訴妳西方爸爸侮辱嘲諷中國百年至今,中國人民已經有了強大的免疫力了。那些原本侮辱中國現在換個印度名稱瞎編亂造的文章,在中國沒市場的。廁所文化的氣味兒大了也同樣會被清理掉的,還在這裝模作樣的討論印度,去妳捏妳西方爸爸的蛋蛋看看,他們在世界到處制造人間煉獄。

只不過因為印度政府明目張膽的給盜版藥品撐腰罷了。從情理上,利用藥品專利牟取遠超出病人承受能力的高額壟斷利潤屬於不義之財,但通過盜版藥品讓投入巨資研發藥品的企業血本無歸無異於殺雞取卵。兩者都不利於醫學進步。

目前,其實還有其它壹些不那麽粗暴的途徑來緩解這個矛盾,比如:

  • 藥品研發上市許可和藥品生產代工可以分開,這樣可以在兩個環節對接時引入更多的競爭。
  • 納入保險的藥品定價權應該由患者、保險公司和藥品供應商博弈。是否納入保險顯著影響藥品的銷量,而藥品定價過高又影響保險公司的利潤,納入保險的藥品多寡又影響被保險人的參保選擇。三者博弈也會對藥品的合理定價有幫助。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